聯 絡 人 : 黃金燦  
聯絡地址: 苗栗縣後龍鎮大山里7鄰53-9號  
聯絡電話: 037-433116  
傳真電話:  
社區相簿
 
呂氏家族在大山里(下大山腳)可說一大家族,其後人甚有擔任監察院委員,圖中為故呂賜生夫婦及其子孫於門前廣場合影;現任監察委員-呂溪木先生為故呂賜生之子。註一:逢年過節或家中有喜慶時,拍張全家福留念;而在當時小孩唯一能買的新衣就是以上課為主要目的“卡其制服”(呂溪泉先生提供)
 
 
 
回應 (0) | 人氣 (1214)

圖片向左捲動按鈕
圖片向右捲動按鈕
民國40年後龍鄉升格為鎮,全體員工在鎮公所前合影(張義親先生提供) 大山腳第一剃頭家族:唐家=早年大山腳第一群為大山管區內所有民眾整修門面(剃頭)的家族人物,五十年代(含以前)的男生幾乎沒有人不是唐家的顧客(唐慶聰先生提供) 在天真無邪的小朋友臉上,實在看不出來,他們是在對日抗戰最緊要的時間點出生的,可是在當時台灣鄉下的時空背景裡,他們可以上學讀書也可以算是一群幸運兒。(他們都是大山國民小學第九屆-民國四十三年畢業生)註一:右側著深色西裝者為當時校長謝武威先生;左側著淺色西裝者為黃石墻老師。 在四0年代入伍服兵役除了在前一天須向管區派出所報到外,役男親友都會輪流請吃飯餞別,甚至於地方父母官也會為役男們辦理餞別,照片中役男在接受地方人士的邀宴後,三五好友為慶祝即將入伍當兵,相招到後龍美昌照相館合影留念(民國43年第五期補充兵)前排左起蘇萬生,陳根地,許鐘。後排左起王德發,呂見茂,杜范楊炳(陳根地先生提供)。 如果有一天這一群四年級生在畢業三十餘年後的某一天,大伙兒携家帶眷開一次處女同學會,讓每個男主角及眷屬指認照片中的自己或丈夫或爸爸或阿公,那該是一個多麼溫馨而有趣的畫面,假使您是其中一人會期待有那麼一天的到來嗎?註一:照片中之小朋友均為民國六十年於大山國小畢業之六年戊班男生,而戴眼鏡長得最高、最帥的則是當時班導師洪震記老師。(洪溪圳先生提供) 呂氏家族在大山里(下大山腳)可說一大家族,其後人甚有擔任監察院委員,圖中為故呂賜生夫婦及其子孫於門前廣場合影;現任監察委員-呂溪木先生為故呂賜生之子。註一:逢年過節或家中有喜慶時,拍張全家福留念;而在當時小孩唯一能買的新衣就是以上課為主要目的“卡其制服”(呂溪泉先生提供) 瞧!五0年代的小朋友似乎不怕冷、不怕熱、有穿長褲長衣者;有穿短褲短衣者,而共同點是幾乎全部打赤腳,他們沒有電動玩具,只能利用下課的十分鐘,把玩著簡易的鞦韆等遊樂器材,配上泥土操場上,個個都是一付純真無邪玩得其樂融融(它是你、我的母校-大山國民小學五0年末的操場設施)李秀高先生提供 大盤帽與卡其制服對於在四0年代至五0年代出生的高中生而言,五分平頭(女生則為清湯掛麵)、卡其制服、卡其大盤帽(女生為卡其船型帽),冬天則加一件深藍色夾克,在當年老師或教官眼中比較“搞怪”的學生則是穿喇叭褲、緊身衣、背短書包、把大盤帽摺得高高的來戴;後來因政府的政策而不用大盤帽了,髮禁也解除了;而四、五年級生少年時亟欲擺脫的束縛,成年後卻成了無可替代的回憶。註一:高中大盤帽據說曾被大陸同胞誤會為滿街都是警察,只因當時警察伯伯所戴的大盤帽也是卡其色。註二:民國六十五年黃金燦先生就讀苗栗農工機工科時與同班同學於校園(苗栗農工中正路校區)合照。 拔花生~民國五十年末、六十年初,本里大面積種植落花生,由於當時尚無採收落花生之機器,於是採收落花生時小面積種植之農戶,採取【放伴】(註1)之方式,大面積種植之農家,則是僱請南部之婦女或鄰庄(外埔)之婦女協助採收(註2),甚而有協助採收之婦女,於落花生採收完成後即下嫁本地庄嫁漢,成為本里媳婦之美談。註一:【放伴】即互相幫忙之意(張家拔完換李家…..)註二:當時南部及外埔均有類似整班或整團專門受僱拔花生或其他農事。相片中慈善的老人家是黃火生先生之先母黃呂涼女士(當時~1974年已是88歲高齡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