會員登入:           
新北市三芝區三芝熱帶嶼社區代表圖像
統計資料
  • 今日人數:5
  • 累計人數:1135606
  • 發表文章:11
  • 相片數量:5712
  • 回應數量:8
  • 網友按讚數:10
聯 絡 人 : 江文華  
聯絡地址: 新北市三芝區古庄里樂全街2號  
聯絡電話: 86351547  
傳真電話: 26363443  
留言板 ( 發表留言請先登入。還不是會員?請先加入會員 )
版主的話:  
 
  留言者 回應時間
  留言內容
34號 2020/02/23 20:55
魚腥草
武疫延燒,許多預防意見紛紛有人提供,中草葯中最常提起的是魚腥草。
魚腥草在四川叫「折耳根」,四川野地田邊,到處恣長,鄉人隨手採作菜吃。嫩葉涼拌,莖幹可炒,老根煮水當茶飲,是青草茶的主要原料。
台北市政府農業局在內湖設有-所「藥用植物園區」,出版一本小冊,介紹种植的葯用植物,首則介紹的就是魚腥草。
魚腥草涼拌生吃,腥味較重,我則偏愛此味,出外健行登山,常順手採擷一把回家,嘗此野味。
台灣中藥材大多來自大陸,武疫後兩岸斷航,貨源中斷,中藥材價格激漲,若再拖延下去,恐會缺貨。連價簾的魚腥魚,都漲了好幾成。
曾經跟我去健行過「紙寮坑」的山友,大概還記得快抵終點接產業道路之前,山上有一片平地,邊上有一座廢棄土地廟四週,遍地長滿了肥碩茂密的魚腥草。一般路邊水溝的魚腥草,高度不過三十公分,此地則有一倍以上,伏地生長,是我生平所僅見。至於詳細地點,則不便透露,恐被愛好者前往採盡踐踏。
過去,我曾在三地門-處產道旁觀景亭,見過密生的比人還高的含羞草,也是僅見的自然寶藏。

34號 2020/02/21 14:26
種了芭蕉怨芭蕉
不記得是那位詩人,窗外有株芭蕉,晚上細雨打在蕉葉上,沙沙作響,頗富詩意。他愛上了這一味,便在窗外廣植多株芭蕉。不意連日霪雨,亂打芭蕉,使他心煩意亂,於是他寫下了下面這首詩。
我記憶不好,不知這首歪詩是他寫的,還是我零星記起替他胡謅的,都不關重要,至少代表了他的心情。
那詩好像是這樣:
雨打芭蕉,
寒夜蕭蕭
詩情上眉稍!
廣植芭蕉,
霪雨連朝,
早也蕭蕭,
晚也蕭蕭,
令人心焦,
種了芭蕉怨芭蕉!
最末一句,最能代表代售口罩葯師的心情。
武疫大行,政府管制口罩,統徵統售,非健保特約藥局還不能出售。迨實施健保刷卡實名制,藥局忙翻了天,甜頭沒有多少,苦勞卻是不少。藥師公會日昨建議,分包工作不要落在葯師身上。藥局又不是政府機關,隨便指泒工作就指派工作。
這不是種了芭蕉怨芭蕉嗎?

34號 2020/02/21 14:26
種了芭蕉怨芭蕉
不記得是那位詩人,窗外有株芭蕉,晚上細雨打在蕉葉上,沙沙作響,頗富詩意。他愛上了這一味,便在窗外廣植多株芭蕉。不意連日霪雨,亂打芭蕉,使他心煩意亂,於是他寫下了下面這首詩。
我記憶不好,不知這首歪詩是他寫的,還是我零星記起替他胡謅的,都不關重要,至少代表了他的心情。
那詩好像是這樣:
雨打芭蕉,
寒夜蕭蕭
詩情上眉稍!
廣植芭蕉,
霪雨連朝,
早也蕭蕭,
晚也蕭蕭,
令人心焦,
種了芭蕉怨芭蕉!
最末一句,最能代表代售口罩葯師的心情。
武疫大行,政府管制口罩,統徵統售,非健保特約藥局還不能出售。迨實施健保刷卡實名制,藥局忙翻了天,甜頭沒有多少,苦勞卻是不少。藥師公會日昨建議,分包工作不要落在葯師身上。藥局又不是政府機關,隨便指泒工作就指派工作。
這不是種了芭蕉怨芭蕉嗎?

34號 2020/02/10 17:21
跟對團隊

一部西遊記,最終完成西方謁佛,取回真經,唐僧悟空悟淨八戒師徒四人,皆因此成佛。

唐僧是領導班子,且受盡磨難,成佛自屬應得;孫悟空九死-生,受盡折磨,功勞最大,成佛也是當然;沙悟淨雖然少歷生死,但同行之人的行李都由他獨挑負重,沒有功勞也有苦勞,成佛也有道理。

惟獨豬八戒,貪生好色,懶惰成性,信念不堅,每遇唐僧遇難,他便說:「猴哥,我們散了罷!」-心祗想回高家庄。

這樣角色也能成佛,你定然不服罷!

無他,是因為他跟對了團隊,顏色正確,雞犬尚能昇天,蟲豕鱗介都可成為肥豬肥貓,豬八戒何以不能成佛!

34號 2020/02/08 17:25
「活捉王魁」

武疫肆虐,禍及全球,封門、封城、封省、省國無一不封,口罩及防疫用品,全球瘋狂搶購而不可得,四川湖南外購口罩,運經雲南,竟遭當地政府欄劫,可謂奇聞。

有人逃避檢疫,有人划木盆偷過長江到江西,殊不知大陸是一大疫區,過江不過是從此疫區到彼疫區有何分別;一千人的隔离所祗有一間廁所;有人被隔离還偷偷溜出,各种人性真相,紛紛暴露。

疫初擴散時,高官呼籲大家要戴口罩,預防疫情擴大。言前未經精確估算,迨發現口罩不夠,形成口罩之亂,又政策不定,數易詞窮,便隱身幕後,改由次高官或「專家」發言改風向,說除幾種情況外,無普遍佩戴之必要。說者心虛,听者不信,搶購依然不絕如潮。

整個社會出現「昧良心出於無奈」的思維。

「昧良心出於無奈」一語,不是我的創言,我沒那大學問,乃出自名劇「活捉王魁」(川劇:情探)中的經典名句。

話說,書生王魁青年貧困,病倒長街,蒙女子焦桂英搭救並鼓勵上進求取功名,二人海神廟盟誓終生,誓不負義。詎料,王晉京高中狀元,竟瞞己婚之事,攀龍附鳳,招贅韓丞相府為婿,差人以一紙休書告之桂英。桂英得書憤甚,前往海神廟向神靈訴冤(此段劇情,川劇劇目為:告廟、打神),並自縊神前。神差鬼卒許隨桂英赴京捉拿王魁。桂英與鬼卒深夜至相府,變回舊時模樣與王相會(此為主戲:活捉王魁、情探),王不知焦己為鬼,焦以舊情感動王,即使隱瞞姓名關係為奴為婢,不破壞相府婚姻也所甘心。祗要王魁善意回應,便可不取他性命。

王考慮再三,仍恐影響自己前程,便說了「昧良心出於無奈」,狠下心來堅拒,並罵要桂英去死。桂英至此,徹底絕望,回說你要我死幾回?變回鬼面,与鬼卒活捉王魁赴陰曹地府而去。

34號 2020/02/07 11:27
「昧良心出於無奈」

武疫猛爆,超過以往的沙死千百萬倍。沙死嚴重時不過「封院」(和平醫院),這次武疫驚動萬國,鬧到「封城」「封省」「封國」,各國停航封境,不敢往來,宛如世界末日降臨。

口罩成為搶手貨,自忖力不如人,至今還不敢去買口罩,想靠過去的箋箋存片,撐過這陣熱潮。現在儘量不外出,出太陽時,到附近小公園坐坐,一來取暖,二來吸鈣,提高免疫力,三來看看小朋友嬉笑玩樂,心情也會好起來。

昨天翻櫃,找出一支以前沙死流行時,台北市政府挨家挨戶免費贈送的体溫計,這麼多年了,電子居然並未流失,依然效果如新,試量腋溫為36、1度,距离武疫的檢測紅線37、5度還有很大距离,放心多了。

口罩之亂剛起,我就P0文建議,稅收既有上千億的超額征收,何不撥出-點來,免費發送全民口罩,取之於民,用之於民,民眾自當感念德政。

沙死肆虐,市府免費送体溫計;早年經濟不振,政府也全民發送過消費券。武疫人命關天,政府能想到為商人紓困,為甚麼就捨不得花錢救命?錢一入袋,就想設官分贓,擴大自巳人既得利益基礎,為他日競選張本。

到處買不到口罩,高雄卻有數不盡的口罩免費供應為罷韓連署贈品,看來我也得要去高雄連署罷免韓光頭,纔能得到一片口罩了。

你會說,為人要有原則,不可昧了良心,不論是非。這年頭良心是甚麼,活命要緊,套一句戲劇「活捉王魁」中王魁的戲詞:「昧良心出於無奈!」

34號 2020/02/03 09:16
口罩後面

守法百姓,不眠不休,到處赶場排隊還買不到口罩,但有消息卻說,高雄罷韓活動,只要前去聯署就可領取口罩;又一消息說,某議員服務處發放兒童口罩,引起大排長龍。

不是說口罩巳由政府統徵統購統配公平分配了嗎。

那麼,那些特定團体和具有特定身分的人,他們怎麼能有辦法取得那麼多口罩?政府規定每人限購三片,你相信他們都是去排隊每次三片三片買來的嗎?要不,他們就是私製口罩,合格与否,有經過衛生機關查驗嗎?再要不就是政府放水,私底下塞給他們的。

有關方面無論是闢謠還是澄清,都該出來說明一下,才對得起辛苦排隊而仍然買不到口罩的民眾。

事情很簡單,一查便很清楚。我仍然相信政府,這种人命關天的事,不相信政府還能相信誰?

34號 2020/01/31 15:46
人日

今天農曆正月初七是習稱的「人日」。

根據千古傳下來的「媽媽經」,正月初一至初十,每日皆是一種事物的生日,以該日的陰晴天气預測該事物的豐歉興衰。

從初一開始到初十,依序是:一雞、二犬、三豬、四羊、五牛、六馬、七人、八谷、九豆、十棉花。

這也不是媽媽們的杜撰,而是古書有據的。

占書曰:歲後八日,一日雞、二日犬、三日豕、四日羊、五日牛、六日馬、七日人、八日谷。祗說到八天,後來的九豆十棉花從何而來,還沒有找到答案。

不過,初七人日,則有很多古籍肯定過:

劉賓客嘉話錄曰,鄭公魏徵嘗出行,以正月七日謁見太宗,太宗勞之曰,卿今日至,可謂人日矣。

李充登安仁峰銘曰:正月七日,厥日維人,策我良駟,陟彼安仁。

山堂肆考曰:正月七日為人日,又謂之靈辰,以人為萬物之靈也。

李嶠詩云:三陽偏勝節,七日最靈辰。

此外,尚有荊楚歲時記、藝文類聚、李乂詩、李商隱詩等稱「人勝節」,皆指「人日」也。

今日台北天气晴朗溫暖,陽光普照,象徵人丁興旺,大家無災無病,人人快樂安康!

34號 2019/11/26 17:10
朝三暮四騙眼前

蔡總統前天在台東說,祗要她能當選連任四年,便可將現行的每月2500元育兒津貼調升一倍為5000元云云。

有人問我,這算不算期約賄選。我認為不是,這是她以總統身分宣示的利民政策。問我的人不以為然。他說,如果是國家政策,便當連續下去,為何她只說在她連任期間調漲,下屆不能連任了就取消,把國家政策當成個人恩給,這不是利用現有地位杈勢,以國家資源用作預期賄選資金是甚麼?

這種行為,究竟算是國家政策還是個人恩給;究竟是政策宣示還是預期賄選,我真的答不出來。

還望高明網友惠予指教釋示,以正視聽,以免誤導,致干不便。

34號 2019/10/27 14:31
陳長文寫給蘇貞昌的信

沈默了幾天之後,陳長文寫信回應蘇貞昌了。

這篇文章,值得一讀。陳長文寫信的對象,是「蘇貞昌律師」,不是「蘇貞昌院長」。不管藍綠在政治上的競爭多激烈,律師跟律師,總有話,可以說。

建議大家讀讀陳長文的這篇文章:

親愛的蘇律師,為了讓我可以好好的寫這一封信,首先容我「對號入座」一下,如果,你所謂的「馬英九的律師密友」是陳長文。那麼,我可以先告訴您,你說這位「律師密友」「早在幾個月前,已經到香港為港府反送中解套、擘畫。」先別說無官無職的長文,沒有「能力」去為港府反送中解套。事實上,過去一年,我根本沒去過香港。

然而,有些政治人物的說謊已是常態,所以,我也不意外「蘇院長」的栽贓抹黑。只是有些感慨,為了政治,人性竟是如此廉價。

但今天,我想寫信的對象不是蘇貞昌院長,而是蘇貞昌律師。我想和通過律師高考執業的蘇律師聊聊,你還記得,你當律師時的法律人信念嗎?當蘇院長用「馬英九的律師替兇手辯護」,導引出「魔鬼一一現形」時,我不是政治人物,沒有興趣和「蘇院長」做政治口水戰,但我卻必須問問「蘇律師」,還記得美國著名的人權律師丹諾的名言:「一個人在未定罪前,都是無辜的」、「我恨罪行,但從不恨罪人」。

這二句名言,對法律人來說,幾乎可以說是法律人的「希波克拉底誓言」。

是的,陳同佳涉嫌在台灣殺害女友,是犯罪嫌疑人。但蘇律師可還記得,刑事被告受辯護人協助的權利,是聯合國保障的基本人權,刑事訴訟法第卅一條也規定,殺人罪屬於「強制辯護」,被告不委任辯護人,審判長也要指定公設辯護人或義務律師來辯護。

什麼時候,律師為犯罪嫌疑人辯護,竟成了「魔鬼」?我不能理解,為什麼當了「行政院長」後,蘇律師怎麼會連「正當法律程序」、「無罪推定」這些法律人的ABC都忘得一乾二淨?謝長廷大使當年答應為陳進興妻子辯護,難道他也是蘇院長口中的「魔鬼」嗎?

也許,現在的蘇院長早已忘了當年蘇律師的法律人信條。但當了一輩子律師的長文,卻一日不忘法律人該有的責任和原則。不管是陳同佳,還是當年的陳進興,都有權利聘請律師為他辯護,而當律師願意接受委託時,他就擁有二個必須信守的原則。第一,要確保他的當事人,不會在證據未確的情況下被定罪;第二,如果證據確鑿,要確保他的當事人不會受到不合理的懲罰。這就是現代法治賦予律師的忠實義務。

我很喜歡紀伯倫曾說的一句話:「把手指放在善惡的交界之處,就可以碰觸上帝的袍服。」法律人的工作,正是一個指觸善惡的工作,這本是上帝的權柄,法律人能不戒慎,能不恐懼?我一直如此的自我期許。蘇律師,同意嗎?

13080
第一頁上一頁
下一頁最後一頁
社區剪影
社區快蒐